Thursday, December 31, 2015

2016 更惨淡的一年?

经济不振,政局昏暗。

英雄不在,希望走远。

还需拚下去吗?一连串的坏消息令人意志消沉,金钱压力可以扼死人,特别是那些还身负一家几口生计的人。

每个人可能都想改变些什么,但金钱一旦成了主人,大家只有可怜等着被肆虐的份。想要避免?!得拚个财务自由,否则都是假。

大马是个不断倒退的国家,我们好像在失控倒退的巴士里,除了惨叫及怪罪,只能准备着忍受撞击临到的那一刻。


Thursday, May 22, 2014

马航悲谈

马航快倒闭了,连年亏损了数十亿令吉,今年的MH370事件又狠狠刮了她一巴掌,失去得不止是9%的搭客率,还有大家的耐性及信心,甚至于仅存丁点的尊严。

不知大马人看到马航飞机每日在天空中穿梭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。是如其最大竞争对手亚航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般愤慨,马航所蒙受的亏损,全都是纳税人的金钱。“这样子公平吗?我很好奇。”;还是如首相不小心讲漏口,觉得破产或是正确选择?!

如果我是马航的员工,在外表专业亮丽的背后,实则叫我难以抬起头来。我所工作的公司,浪费了大马众人民的血汗钱不止,还间接害死了两百多条人命,最糟糕的是,我们的国家领袖还说这个错失应由全世界的人去承担。

还好我没在马航工作,可我又巴望她能生性点,如日航能奇迹般起死回生,我们旅游业真心需要她。但我也知道,只要领导还是同班政治人物,我们需要的不是奇迹,而是很full power的神迹。


Saturday, February 2, 2013

小故事三则(别要发生)

话说一父亲,与孩子关系不好,孩子的教育什么的,压根儿没掠过他的脑海中。后来,孩子威胁要钱做生意,不然就走入歧途,自甘堕落。父亲慌了,开始有求必应,孩子得意了。没料到,他过分看得起父亲的户口存款,不久后,父亲两手一摊,以爱怜的表情告诉儿子他刚破产了。

 x x x 

话说有一老板,每年公司里已经入不敷出。为什么呢?因为奢侈浪费,大多肥了自己,却苦了公司员工的薪水。近来听说许多员工已经密谋着换工作,心里慌的紧。所以找了许多名目,大发利市,结果皆大欢喜。员工们欢呼拥戴老板不太久,就在惊愕中见证公司倒闭了。

 x x x 

话说政党A看着大选将近,心里慌的紧。风声好像有点不利,就派智囊团编了许多名目,大发利市。眼见派钱日人头攒动,万人空巷,不免沾沾自喜。结果选举成果一出,还是以微差丢了朝廷。政党B高高兴兴上台,却也解决不了民生问题。看着选举将近,心生一计,就是依样画葫芦。派钱日果然人山人海,不禁也陶醉于众民的赞美声中。选举一出,赢了;但财库一看,空了!!!

Sunday, February 19, 2012

可可潜水公司

今年成立了一家新公司,名叫CO.CO.DIVE。专做美里潜水的,说了别吓一跳,美里可是有着号称全马最美最多的珊瑚礁。

我想起以前小侄女问过我的头脑急转弯:什么动物叩两下就会死掉?

答案就是:CO-CO-DIE (鳄鱼)

CO.CO.DIVE's WEBSITE: http://www.cocodive.com.my

Thursday, June 30, 2011

很好的诉求,为什么不答应?

净选盟2.0提出的诉求是:
- 全面清理选举名册
- 改革邮寄选票(允许拥有合理理由无法回乡投票的国人,以邮寄方式投票)
- 使用不褪色墨汁(杜绝幽灵选民)
- 公平接触媒体(确保主流媒体不偏袒任何政党)
- 竞选期最少21天
- 巩固公共机构(确保选举委员会、反贪污委员会及警方的独立性,挽回人民对这些机构的信心)
- 制止贪污
- 停止肮脏政治手段

Tuesday, May 17, 2011

想从政?

那天恰巧A君从外国回来,接机后咱俩就在咖啡店吹水。

“怎么样?有考虑回来吗?"
“现在反风大起,以你的专业加上经验,回来参政一定有行情,搞不好还可成为YB喔。”我对A君的本事可是无可置疑的。

A君摇摇头。
“不是我说什么,你们看看马来西亚这个国家,做反对党领袖作的好,就送给你一个鸡奸案,不然再来一个色情短片告你找女人。”
“六十多岁人都可以玩这个,更何况正值盛年的我们。(笑)反正就要搞得你精疲力尽,让你根本谈不上什么为民服务。”

“而且,即使赢了州选,花花银子撒下来,跳槽的一大堆,勾结好的法官一判,政权还不是拱手让人,原封退还;再不然,搞搞宗教,种族课题,虽然无聊,却还是那么有效。”

“也对,反对党应该这十几年内还是只能东喊喊,西喊喊。"
“不然,加入国阵,现在正处改革时机,新人有机会。"我觉得以他人才,无论哪个阵营,应该都有一番作为的。

A君脸上随即露出嘲讽的冷笑。
“更惨,不管面对着X片男主角,或大贪官,我都不会演戏。想必很快就得罪人,虽说党争那里都有,不过只要有崇高的理想,还是值得的。你说现在的国阵理想崇高吗?不,就只是狡猾无耻地,不惜用尽下流肮脏手段,就想保住政权而已。"

我俩无奈地看着对方,A君像许多国外的大马人,一谈到政治就摇头,我实在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Saturday, May 7, 2011

奇怪

犯人 贪污官员
不抓
只专注地抓反对阵营讲话的痛脚

发展 民生问题
不做
只花心思做反对阵营领袖的色片

Followers